妖異魔都 第十章 惡行

                            0000144936.jpg

           *好孩子,請不要學習!

 

 

  當時以為只是湊巧的編到如此惡劣的號碼,卻沒想到那彷彿是命中註定般的跟著。

一年十四組,四十四號!?

那一秒穆雨以為自己聽錯,沒想過會有諧音超級不吉利的號碼。

彷彿知道穆雨在想什麼的西和,笑著潑了一記冷水:「妳並沒有聽錯喔。」

想到前陣子剛發生的事,西和悄悄的偷笑。事實上他那位損友看到時,毫不客氣的笑到從沙發上滾下來。

「嘖,沒有半樣順心的事。」穆雨輕聲抱怨著,巧的是抬頭往上看……

「嘎嘎!」七隻烏鴉剛好從上方飛過。

「……」

當他們邊聊著邊慢慢的走到其中一棟的一樓教室,門牌上標示著一年十四組。

 

 

一年級總共有二十組,由於每年級人數都差不多,因而以此類推。

站在教室門前的西和笑著表示他該離開。

 

 

「希望你找到容易相處的朋友和班上同學相處愉快,下課後我會再來找妳。」揮了揮手,目送西和離開的穆雨,突然想到忘了問西和為什麼會在這裡。

 

突然教室傳來掌聲,老師開門把穆雨給拉了進來,並寫在黑板上寫下穆雨的日本拼音,穆雨看了四周發現大家都盯著她看,然後慢一拍的自我介紹。

 

「English……Ok?」那名老師有些緊張的看著她。

穆雨努力的想讓老師感到放心,友善的微笑回應:「Ok。」還比了個手勢。

「Well……Sleeping classmate……」老師比了比某一排的座位。

 

看到那睡覺同學的右手邊,明顯有個空位。

「Thank you,teacher. Here?Right? 」穆雨和那老師比了比那空下來的座位。

「Yes!」老師露出”太好了”的表情。

 

 

接著那名老師對著底下的叫了什麼同學,那名大膽在課堂上睡覺的人抬起頭,但是只有掃了老師和我一眼,接著馬上趴下去。

那是名有些瘦小的女學生,一般這麼大膽的都是男性學生,穆雨訝異的想。

 

老師似乎氣炸了,念了一頓,然後穆雨就走到那空位坐好。

同學都偷偷朝我這裡看,右邊的女同學簡單的和我打招呼,然後給我看現在要拿出來的書。

恩,國文課,真是「太好了」……

好不容易度過日文課,想起西和說等一下會過來,穆雨收了一下東西、背著包包坐在位子上,看起早上尚未看完的新手日語手冊。

 

聽不懂日文的穆雨,沒有自討苦吃的主動找人交談,既使有人想和她說話也只是微笑的帶過。

 

然而卻有人不死心的和穆雨說話,正當煩惱如何應對,左手邊那位本來在睡覺的同學,突然塞給她一個符紙上面畫著術者才看得懂得文字,還附了一張紙條說明隨身攜帶。

穆雨看了那位又趴下去的同學一眼,然後收在衣服內襯的口袋。

本來正疑惑有什麼效用的穆雨,突然發現自己能聽得懂週遭談話同學所說的日語,而開口說的話也自動翻成日語。

後來穆雨才知道那一位不停找她說話的女同學,一直在問著為什麼會和學生會副會長走在一起。

誰是副會長?

穆雨疑惑的想找人問清楚,一陣尖叫聲打斷所有人的談話聲,然後穆雨耳痛的看向「發源區」。

 

西和一臉微笑的走在同學讓開的道路,然後走向自己…一陣惡寒襲向穆雨,下一秒的想逃跑。

 

 

他帶著穆雨參觀學校校園,途中越多人聚集盯著他們,穆雨好奇殺死一隻貓的問著:「為什麼這麼多人?」

「因為我呀。」西和指著自己,笑的好不以為然,然後指著一直被穆雨忽略的臂章。

「歡迎加入本校,我是現任的學生會副會長。」

 

穆雨嘆了一口氣,有時候無知比較好一點,雖然她早就發現奇怪的地方。

 

「我的平凡生活,不會飛了吧?」穆雨喃喃道。

 

***

 

隔天早上,學校第一節課還沒打鐘時,已經有許多學生陸陸續續的進到教室,其中有一群人圍成一團不斷的聊著八卦和昨天的見聞,一位很明顯是這群女學生的頭頭,開始說著最近學校內的新聞,像似哪些轉學生的背景或者最出名的幾人。

 

「對了,秦同學可以請教妳和副會長有什麼樣的關係嗎?」那個人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是臉上的妝太濃太厚,讓人想問「不會掉粉嗎?」

穆雨看著桌上的日語發音教學書,不是很想理那特意假裝的聲音。見過太多人也是用這副態度,驕傲的彷彿一切都不看在眼裡,自以為是的比較,假裝同情的面對所有人,帶著一副可笑的小丑面具。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怎樣,她們聚在一起的範圍剛好在穆雨的旁邊。冷淡的掃她們一眼,然後繼續低頭看書,還在想怎麼會有人這麼無聊時,一隻手很狠的拍上桌面,上頭的鉛筆被震到落地,鉛筆的頭斷了一小截。

「在問妳話,是什麼態度阿?」大姊頭和幾位跟班眼神透露著危險的光芒,低下頭靠近穆雨。

嘆了一口氣,撿起掉落地上的鉛筆後,慢慢的回答:「只有幾面之緣,談不上有任何關係,麻煩讓我專心看書。」

 

希望熄事寧人,光是課程方面就一個頭兩個大,抬起頭卻看見那團女同學圍住她的座位。

「妳們是什麼意思?」看著站在桌前的大姊頭,穆雨有些厭惡的想用什麼術把她們趕走。

 

大姊頭一副”妳說呢”的架勢,拿出鏡子和一把剪刀,笑的不懷好意的說:「讓我們好好照顧新同學,妳一定不知道現在最流行的髮型,我們可以幫妳跟上潮流喔。」說完,故意拿著剪刀筆劃著穆雨的頭髮。

 

「最流行的髮型?」穆雨險些笑出,是最流行校園暴力事件吧。

 

「看我們對妳多好,妳是目前為止的第二個喔~。」意思是說之前還有一個受害者?

「嘿,那個誰拿著鏡子。」看到大姊頭一副得意的笑容,穆雨悄悄在剪刀上施了手腳。不管怎麼剪,剪刀始終避開穆雨的頭髮。

 

氣得大姊頭摔剪刀,大罵:「這是什麼爛剪刀!」

 

穆雨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差不多第一節課要開始,第一節視體育課要換衣服,拿著包包準備走的穆雨盯著大姊頭的臉看了片刻。

 

「…妳這裡有裂痕喔,開始脫落了。」穆雨涼涼的指著她的眉頭中心的地方,順口補上一句話:「可以夾死蚊子......」

「啊!鏡子、鏡子!給我鏡子。」尖叫的聲音大到所有人轉頭看她,有人被她的模樣嚇到、有人掩嘴偷笑,更多的是對穆雨露出讚賞的眼神。

「剛剛誰拿了我的鏡子?」大姊頭惱怒的看著旁邊的跟班,跟班都搖搖頭說自己沒拿,這是最後穆雨離開教室前所看到的景象。

 

 

教室中的同學也起身離開,跟班們也出聲提醒:「茜,要上體育課了。」

大姊頭…也就是神島茜懊惱的看著教室地板,對跟班說:「妳們先去,我留下找找。」

找了一陣子,教室裡的人都走光了,看著牆上的時鐘,她用力把穆雨的書桌踹翻。

「到底鏡子在哪啦!」

 

這時一隻手從旁邊把倒在地上的桌子扶起來,那人冷冷的說:「要無聊也不是這樣吧!」

「妳說什麼!」神島茜狠狠的瞪過去,那是個頭髮蓋住眼睛的女同學,深褐色的短髮很不起眼,但似乎看到他有之眼睛變成紅色讓她嚇了一大跳。

「呵,妳再這樣下去,小心什麼東西找上妳喔。」女同學說完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警告,離開教室。

「怪人。」神島茜瞪著關上的拉門,隨手拿起空瓶丟過去洩恨。

 

上課時間過了許久,神島茜依然蹲在地上找尋遺失的鏡子,記憶中確實有人接過去,為什麼卻沒有印象是誰?越想越毛。

 

***

 

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學校圖書館非常安靜,本應該只有昏昏欲睡的圖書管理員在那打盹,但卻還有個女孩在書架之間走動。正在送資料的男生看到熟悉的身影,輕聲開了門走進去。

「妳又在圖書館裡做什麼?」看著眼前的瘦小女孩,他問。

女孩摸著書櫃繼續走著,回答:「在聽一個人的故事,那個人在這圖書館裡不停的哭訴著她所遇到的困境。」

男生無法明白,問:「那人…還在嗎?」

女孩頭靠著書架說:「不清楚,到這兒就斷掉了。」

男生也走向前摸女孩旁的書架。

 

「看來西和你讓穆雨小姐有些困擾摟~」女孩把頭轉靠在西和身上,懶洋洋的說。

西和苦笑:「我沒想到只是帶她參觀校園會有這麼大的騷動。」

「是呀,騷動大到沉睡中的靈們都在咕噥著和我抱怨。」

 

「晦…」西和拍拍她的頭,「不是還有課嗎?怎麼不去上?」

「你覺得跑步跑到一半就倒在地上,老師會再讓我上體育課嗎?」說完晦讓身體的重量全靠在西和身上,西和聽了莞爾搖頭。

「妳想睡了?」

「恩…」喃喃的應了一聲,西和接住晦滑下去的身軀。看著另隻手的資料,他想了一會,把資料放在書架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撥出號碼給他那無良的好友。

接通後對方本來還想說什麼,西和一句:「替我送資料,圖書館。」就掛斷,完全不怕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對方在五分鐘之內,一臉不滿的進來:「我還在上課,就這樣叫我出來。」但看到西和懷中的晦,他無奈的說:「又睡著啦。」悻悻然的拿過資料然後離開。

 

西和攔腰抱起晦,坐到圖書館靠窗的位置上,頭靠著牆壁開始打盹。

 

 

***

 

 

Hermit:最近妖異衝滿快的說...但十萬字真是困難囧

創作者介紹

墨晨/夜落之域

時之沙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