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魔都 第七章 終結(下)

 

                                 1946093566.jpg 

 

晦邊走邊警戒的看著旁邊以及前方,長廊如黑洞般永無止盡的延伸,側面的燈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沒了,只剩上方的氣窗透著微弱的光線。

「呵呵,妳還在逃嗎?」腦海中浮現出陌生的沙啞聲音。

晦停下前進的腳步,說不害怕是假的,特別是在這異空間讓她十分不舒服,這種爬上背脊的顫慄就像很久很久以前……

「沙沙…」拍打翅膀的聲音從晦身後出現,她瞪大雙眼,身體不自主的緊繃。不會吧,這麼快就找上門了?是不是因為力量都回來了,可是…不可能。

 

「妳,該被銷毀喔~,不該存在於這裡。」空洞的聲音在她耳邊低語。

 

「殘夜!」晦抽出符紙往後一甩,沒有任何人,走廊前後傳來更濃厚的腐敗味且夾雜著不友善的冷風。晦全身不自主的發抖,因為那聲音。

她慢慢轉過身繼續往前走,天花板…不知道何時有一堆黑線黏在上頭,還有幾條垂下來,晦咬了下嘴唇,上前觸摸,是頭髮,亡者的頭髮,真是有奇怪嗜好的女鬼,晦冷笑了一下。

 

驚恐的尖叫聲從晦腦中炸開,有男也有女,慘叫聲混雜著逃跑的腳步聲還有求饒的聲音,她摸著越來越疼痛的頭,眼前也看到死者生前所看到的景象。

蒼白的雙臂從眼前的地板慢慢的匍匐過來,”他”嚇的淚水模糊了視線,滲血的眼睛配著發爛的嘴唇露出邪魅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看到你摟~。嘻嘻嘻。」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那人已經雙腳無力而坐倒在牆角,試圖爬起來但腳不停的滑掉踢到空氣。

女鬼已經爬到眼前並用力拉扯那人的腳,另隻手抓住”他”舉在前面的手,用力一拉! 「哇啊啊……不要、不要抓我!不要拉我!哇啊啊啊啊啊──」他已經無法再說話了,因為女鬼一口咬進他的左胸把心臟扯出來。猶如感同身受般,晦全身冒著冷汗撫著心臟的位子,握住頭髮的手不知何時被另一團又垂掉下來的頭髮纏住。「嘖!被纏上了!」她拿出袖子中的紙扇輕拍髮絲,接著髮絲不再扯住她的手,上方有著像似被利刃剪斷的痕跡,那團頭髮就隨著晦放下的手落了下來。

 

 

因為盡頭是被蜘蛛網纏住的樓梯,所以穆雨只好往回走,幸好剛上來的樓梯也有通往四樓,才剛轉頭就發現四周的景象跟剛才有些許的不同,就像其他空間切割後產生的詭異感,讓穆雨不自覺的停下腳步蹲在302和304之間。

從上來的樓梯到蜘蛛網樓梯的盡頭,由左到右依序為301到310的三開投房間號碼,奇怪的是…沒有303號房,那面應該有房門的牆壁上有些年代的裂痕,從裂痕中的一個小洞看去卻是一面脫落的水泥和木板所封住的門。

穆雨回頭看看有沒有可以砸東西的利器,看到一旁被蜘蛛網掩蓋的滅火器,直接扛起來往牆面砸,她有種直覺這面門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地方。

意外的砸了幾下後,那面水泥牆塌陷露出一個人的手臂,穆雨不加思索的繼續往旁邊砸出大洞,看過不少噁心的東西後麻木的忽略過噁心的感覺,那是怎樣的一個人被如此不人道的掩埋在這門後永生永世不會腐爛?內心閃過幾分怪異的感覺,女鬼的用意到底是如何?

「咚咚咚咚…」一陣跑在水泥地板所發出的聲音由遠而近從前方傳來。皺起眉頭,穆雨思考著怎麼會有人的跑步聲,打開手電筒往旁邊照,瞇起眼睛想把往這的人看清楚。肉色的削瘦人形一拐一拐的進入穆雨的視線,那人面朝下頭髮近乎禿了大半,一塊塊深色的斑點佈滿來者的頭和身體,也在這時候她才發現那人上半身沒有任何衣物,只有骯髒的草綠色破爛褲子掛在下半身,接著那人抬起頭…奇怪的面貌讓穆雨嚇的到抽一口氣。一大一小的突出眼窩的眼球和凹陷下去猶如骨頭精的雙頰、無嘴唇的嘴巴,看到穆雨像看到獵物般開心的怪叫起來。

眼看著越來越近的人形,穆雨抽出口袋裡的符咒變成一把長棍擋住人形張大嘴巴撲上來的攻勢。

「貪狼!貪狼!」呼叫著自己最信賴的靈獸,但還是沒有出現,腦中想不出黑箱中還有誰可以幫她擋住人形,因為自己沒學武術,只是拿來擋住人形罷了。

「沙沙…」後頭布拖在地板上的聲音,很沉重。

 

用長棍吃力的抵住人形的嘴和利爪,腰部一陣疼痛,眼角一看──!是同樣長的奇怪的人形…但那貪婪的咬住獵物的表情應該是殭屍才對,該不會是被女鬼給拖進來半死不活的人吧?看著眼前的人…不…殭屍力氣越來越大,嘴張的老大讓口中的腐臭口水不停的流出來沾上穆雨的長棍、手和衣袖,那殭屍似乎知道咬在長棍上是吃不到穆雨,轉而把頭往上往下咬,震動的幅度讓穆雨快撐不住。

 

用眼角看到後頭的殭屍想把自己加持過的衣服扯開,青筋不自覺的冒出來:「Shit!不知道衣服很貴嗎!」還有要在衣服上用上符咒可是很費工夫的事情耶!這王八蛋!抬起腳狠狠的往前一踹,趁殭屍離自己有段距離時,左手向前仍出一個符咒,右手拿著長棍往咬住自己腰部的殭屍太陽穴一戳,那殭屍痛苦的往後一跳,抱住頭不停的在地上打滾。

 

哼哼哼~符咒變成的長棍對死屍可是很有殺傷力的,穆雨撫著被咬到的腰部心想。

 

「哇-嘰-!」前方的殭屍因為被透明的牆擋住而發出生氣的怒吼,不斷向後退撞上去,穆雨皺起眉頭思考著下一步動作。

 

『穆雨小姐請帶妳的毛筆。』西和先生的聲音在穆雨腦中響起。

「對了!用毛筆就可以在地板上寫下咒語。」穆雨從黑箱中拿出毛筆。

 

 

迅速的在地板寫下以自己為中心為成一圈的符文,額上冒著汗水看著前方龜裂的結界,後方的殭屍吃力的站起來和前頭的殭屍一起衝向穆雨。

 

穆雨閉上眼睛大聲喊出:「滅絕!」

 

踩上符文的殭屍瞬間爆炸,預期中的腥臭血肉噴上她全身,把臉上和衣服上的肉塊抹掉,把注意力轉回被敲破的牆壁,看著愈來愈清楚的屍體,一個男人睜著雙眼,眼神中可以看到不可置信、驚訝、後悔、痛苦。

 

眼前的畫面轉為一個乾淨的臥室,女人和男人一起開心吃著零食、看著螢幕上的電影,有說有笑的沒有發覺後面多出一個女鬼,女鬼飄在半空中不斷的重覆著一句話。

 

『我愛你,為什麼要如此對我……』

愛意傾滿,執著的變成惡鬼,那痛苦的表情逐漸扭曲。

 

她想擁有那份不曾得到的情感,卻又執著於愛的層面上。

 

我愛你多一點卻也恨你多一點,如果得不到強取又如何?我欲瘋狂。

最後只剩下無盡的怨恨……

 

無法回頭了。

 

眨眼剎那,眼前卻是四肢分離的屍體,女人那張美麗的容顏染上殷紅的鮮血,停止在那驚恐睜目的瞬間。

男人錯愕沒有反應的直瞪著旁邊的景象,溫暖的牽手只剩下漸漸冷卻的餘溫。

 

女鬼伸手摸著男人的臉,他是我的……沒有人能擁有他,我要……一直跟他在一起。

 

畫面開始呈現雜亂的碎片,最後是男人掙扎著看著逐漸填滿的牆面,驚恐的尖叫。

 

『啊啊啊啊──,為什麼!妳又是誰?!』

 

他不記得我了,我是這麼愛著……,付出所有的一切,凍結所有的思念。

 

『最後一次了……,對不起。』掩蓋上最後一個磚塊,所有一切都在這裡了。

 

女鬼留戀不捨的摸著水泥牆,笑容裂開只剩下瘋狂,空間扭曲成一開始看見的髒亂,女鬼微笑的說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話。

『我知道你們在這裡!孤單的落入,如兔般的待宰!』

 

 

 

回到那面牆,男子依然是那副樣子,回首卻看見女鬼癲狂的嘲笑著並伸出長指甲在要刮上穆雨的臉孔時,穆雨往後躺地一滾驚險的閃過。

 

『無法救贖誰的妳,悽慘的死在道路中!』

 

女鬼不斷的用剛硬的頭髮和指甲連續刺出,穆雨不慣的閃躲著,同時也在找空隙在女鬼身上扔晦交給她的符咒。

「改變是從現在開始,執著變成鬼,對於這樣的妳,男人都會恐懼!」

 

「騙人、騙人……他說我吃醋時最美、他說我生氣時好可愛、他說……」女鬼痛苦的搖晃著頭,「妳騙人!他是愛我的……」

 

「逃避一切的妳,執著於感情,男人早已經害怕的躲開妳,謊言是善意的欺騙,這樣的妳有反省自己的態度嗎?鴨霸、任性、驕傲、懶惰、不可理喻。」

 

「別說了!別說了!」女鬼扭曲著面孔,忌妒和厭惡的神情表露無疑,身上的黑色濃霧逐漸增加,眼睛由黑洞開始呈現白色沒有瞳孔,頭髮飄揚在半空中。

 

穆雨趁著空檔,快速的往女鬼的方向扔符咒,女鬼的頭髮下一秒全部往穆雨的方向刺出。

 

「結!」快速的畫著四方和圓形陣,雙重的結界暫時抵擋住女鬼的攻擊。

 

 

「該死!沒丟中!」為了躲避女鬼的攻擊而滾到角落的穆雨,看著仍出去的唯一一張符咒好死不死飄到旁邊,咒罵了一聲。

臨時弄出的保護結界就快被打破了,手裡的毛筆在空中寫出一個字-護,接著憑空顯現的字體形成個半圓的屏障,穆雨慌張的看著四周,祈禱晦小姐能趕快趕來。

 

女鬼仰頭狂笑:「弱小的人類呀!都到這時候還在掙扎,哈哈哈哈!」

 

穆雨咬牙切齒的說:「貪狼是死去哪了?等到事情結束後一定要讓外公好好教育他。」

 

 

穆雨突兀的流下眼淚,沒有悲傷、沒有感動,卻是為了剛剛的畫面,那名男子的神情…

 

不斷的像似提醒著,我愛過,而妳卻始終看不見的無奈。

 

從黑箱裡抽出一張繪紙,沾了硃砂的毛筆快速的畫著,還殘餘的那個臉孔景象是那麼的溫暖柔情,逐漸的畫出那一位的臉孔,勾起嘴角的笑容,卻是已經消逝的記憶。

 

「歸引──現!」導入的靈力,把畫面裡的男子被困住的魂魄釋放,如果感情能執著到變成鬼的地步,看見愛人對自己唯一的笑容,能喚醒女鬼殘存的理智嗎?

 

現在只能賭了!

 

 

 

「只看著前方只會讓人有機可乘喔。」清朗的聲音從女鬼後方出現。

 

 

穆雨開心的露出勝利的微笑,因為女鬼果然因此停止攻擊,恍惚的伸出手捕捉那唯一的笑容。

 

 

女鬼後方是拿著符咒貼上來的晦,女鬼的動作變得遲緩,顫抖的轉過身,隨著符咒發出纏繞的藍光,「影之沙、夢隱夜、死之靈、亡者魂……」晦低低吟唱著童謠般的歌曲,女鬼的表情轉為驚駭:「不──!身上的力量流失了!快住手!」

 

晦的雙眼變得迷濛,歌曲的內容越來越讓人感到飄邈虛無,從聽的懂得語言轉為聽不懂的聲音。

「不!我做錯什麼!我只是要再見到那人對我的微笑……」女鬼口中還想說什麼,卻變成一團黑霧然後消失。失蹤的肥胖國中生隨著女鬼的消失出現然後倒在地板上。

 

使用過多力量的穆雨眼前一片黑暗,然後昏了過去。

 

 

晦看著腳邊昏迷的國中生和前方的穆雨,嘴裡用力的咳出一小口血水,本來乾淨漂亮的和服已經破損不看了,綁好的頭髮可能遭到什麼東西拉扯而鬆開,晦回憶起剛走上樓就被奇怪的人形攻擊,耳邊傳來一陣一陣沙啞的聲音讓她不斷的分神,要不是貪狼的幫忙,可能也脫不了身。

 

「哀呀呀,丫頭昏過去啦~」從晦後面走出來的貪狼用鼻子頂頂昏過去的穆雨。

「晦姑娘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呢。」貪狼擔心的回頭看快趴在地上的晦。

 

「哈哈…只是在異空間裡是我的弱點,休息一下我應該能走出去。」

 

 

「嘖嘖,這裡變得亂七八糟啦~~~」充滿磁性的誘惑嗓音從天花板傳來。

貪狼和晦警戒的往上看,身穿黑西裝的長髮男子屏空出現。

 

「惡魔?」晦有些不確定的問。

「沒錯、沒錯,我就是把那女的變成女鬼的惡魔。風見晦小姐。」惡魔蹲在晦旁邊輕浮著說。

 

「有事嗎?」晦沒有動搖的看向惡魔。

 

「是沒事啦,只是無聊跑來看看這裡變成什麼鬼樣子。」然後右手扣住晦的下巴。

 

「姓風見呀~看來妳那族的人把妳救出那個世界然後給予妳存在嘛~。但名字也取的真好,晦暗的晦。」

 

「名字是我自己取的,隨時提醒自己罷了。」

 

「難道妳不生氣我把那女人變成女鬼嗎?啊~也對啦~妳這族對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會去管的。」

 

「……」

 

「我很欣賞妳活下去的勇氣,就幫妳節省力氣送出去吧。」惡魔快速的低下頭往晦的嘴角一吻,接著黑暗的空間快速的變換成公寓外頭,保持結界的人馬上打電話通知風見家的人。

 

晦厭惡的用袖子擦擦被惡魔親吻的嘴角,視線也開始模糊轉黑。

 

***

 

四周噁心的感覺變得清爽,眼前的景象是熟悉的風見分家房間,紅色的人影吸引穆雨的目光。

「醒了吧?」晦懶洋洋的靠在門邊,視線往外飄。

 

 

「那名國中生呢?」因為剛醒來全身痠痛外加喉嚨乾澀,說出來的話細小虛弱。

 

「還活著,但…也瘋了。」輕描淡寫的宛如談天氣般輕輕帶過。腦中浮現國中生的家長抱著目光呆滯的國中生嚎啕大哭,任何醫學和符咒也無法挽回國中生的清醒,雖然有一半是女鬼的侵蝕,但更多的是受不了外界的壓力所造成的。

 

晦不會同情,她知道所謂的成功不是考上好的學校,失敗也不是因為就讀的學校很爛,親人該給的並非是這種強迫一定要上好學校讀壓力,而是要教導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對失敗時的堅強。這男孩,一生就只能瘋瘋癲癲的過完餘生。

 

人活在這世上就會有執著的事情,太過執著只會陷入自己所設的迷宮裡面,永遠找不到出口。

 

 

 

***

 

Hermit:好感動超級!特級!大感動!!!!

這裡...嗚嗚嗚...這裡終於完結了...(拜託不要跟我講結束的很錯愕,不然我會把你斃了)

卡住的地方終於好了!所以後面可以接著貼啦~~~

 

沙子:只能說,女鬼的部份要琢磨那由愛生恨的情感,我快死了......(陣亡)

創作者介紹

墨晨/夜落之域

時之沙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