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魔都 第七章 終結(上)

                                  hatsu.jpg                                                   

  那是一件經過許多人輾轉而來的委託,聽委託人說明那位友人的孩子由於沒考上理想的學校而變得有所古怪。看過醫生也沒用,之後那孩子還因為一次的發怒而打傷人,所以就用著試試運氣,想法來這裡求助。

 

既然現實科學不行,就賭賭所謂的術法道家,看看能不能成功的拯救那位委託人的孩子。然而每個人不管讀多少書、多有見識,只要正常的方法不行,就會用平常大家所說的邪門歪道。

 

所謂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就是此道理吧?

 

 

又是隻烏鴉。

看來晦小姐很會使役這種鳥類呢。

穆雨看著停在眼前的烏鴉想著。

 

 

並不是之前跟在晦小姐旁邊的那隻大烏鴉,而這隻烏鴉把右腳伸向穆雨,示意要她把牠腳上綁的便條紙解下。

 

『不好意思又要麻煩穆雨小姐了,那名女鬼已經把結界給打破。我們要趁著她的力量因為結界的關係被削弱時消滅掉。請記得順便帶妳的毛筆。  一之宮筆。』

 

「毛筆?」穆雨有些納悶,不是黑箱就夠了嗎?女鬼的力量又增強了,難道是要靠那股力量嗎……。

一邊思索著一切的可能性,穆雨忽然想到一件很嚴重的事。

 

「啊!不對......因為那個女鬼所設置的異空間會擋掉,貧蓮就是因此受傷還在黑箱裡靜養著……」

 

「但這麼晚了要怎麼出去?」穆雨煩惱著要如何跟爺爺說明。

 平穩的敲門聲打斷她的思緒。

 

「穆雨小姐。」是家族裡的人。

 「有什麼事嗎?」

 

「老爺說已經幫妳備好車子,等到妳準備好就可以開車出發了。」

 

聽完穆雨瞪大雙眼,疑惑著外公怎麼會知道。

 

「謝謝,我明白了。」不有疑慮的穆雨也省了跟爺爺解釋的理由,多少她也相信爺爺會等到她想說出來時才會問吧。

 

拿出抽屜中好一陣子沒用到的毛筆和符咒紙,提起黑箱,穿起擋風的黑色長大衣,穆雨走出房間。

 

隱匿在樓上的外公看著穆雨離去的背後,再看著手中的信紙和穆雨拿到的是同款樣式,一隻烏鴉停佇在側。

 

外公笑著對烏鴉說:「替我對風見小姐說謝謝,我這外孫女還有很多要請她指導。之後......我也不可能一直陪在她身邊。」烏鴉點點頭後飛走。

 

望著晦暗的夜空,妖魔橫行的城市,夜晚永遠是不平靜。

 

 

 

坐上車,司機客套的向穆雨感謝柳家包下這台計程車,什麼經濟不景氣、錢不好賺八啦八啦,最後才說地點和金額都已經講好付清了要她不用擔心,會安全的把她送到目的地。

 

穆雨回頭看著逐漸隱沒在地平線另一端的柳氏宗地,默默對外公道謝。

 -----------------

 

這裡,猶如死城。氣氛詭侷而凝重,也異常的冷。

 

紅長髮的少女冷眼看著對街的公寓,結界因為破裂而發出宛如漏電般的藍光,幸好這光擁有靈能力的人才看得到,不然還會被人誤以為這棟公寓集體電機漏電。

 

一位身穿便服的面具少年敏捷的從隔壁棟頂樓跳到一樓到晦身邊報告。

「總長,穆雨小姐已經到了。」

 

「恩。」晦表示明白對少年揮揮手。

 

***

 

「小姐,這地方這麼奇怪,確定要在這下車嗎?」司機好心回頭問著打盹的穆雨。

 看著司機有些擔心和畏懼,「咦?」掃視窗外陰森森的無人街道,穆雨也有些遲疑,看到路旁出現一位戴著面具的少年,她馬上對司機露出個笑容說:「沒有錯,只是今天比較不平靜罷了。」她笑著回答著司機,然後下了車。

 

是啊~眼前的公寓發出批哩趴啦的藍光,又是個沒光的夜晚,非常......不平靜。

 

司機也不說什麼,等穆雨下車後就馬上倒車離開。

 

穆雨看向司機離去的地方然後又轉頭看著不遠處的公寓,看來那司機體質不算遲鈍,邪氣都從公寓露出來了,孤魂野鬼可能也會慢慢聚集過來,如果沒事的話最好別在這裡久留。

 

步行沒多久,越來越靠近公寓,隱約的穆雨也可以感覺到沉重和殺戮的氣氛。

 

走近後看到公寓的樓梯口,一個紅髮穿著和服的少女站在那,穆雨走過去,戴著面具的少年宛如保鏢距離她十步之遠。

 

 

離公寓越近,淡淡的臭味從裡面傳出,隱約聽到空洞的鬼叫聲。

隨著晦進入公寓,穆雨不禁摀住鼻子,混雜著各種奇怪的腐敗味道撲面而來:「喔……天啊!」穆雨不免慘叫著隨手捻劍指憑空畫了幾下,趕緊弄出結界擋住恐怖的氣味。

晦看著四周,神情一副什麼沒聞到那可怕的味道。

 

「請問進來的就我們兩個嗎?」一向都隨伴在晦旁邊的一之宮先生人呢?

 

「是啊,西和他沒辦法來。另外妳剛才看到的人是要守在外面維持結界。」

公寓內部並不是沒有燈光,只是微弱的閃爍像似隨時快要熄滅。適應這亮光看著四周,穆雨又打從心裡感到噁心起來,濃稠的鐵紅色汁液在天花板蔓延然後隨著牆壁管線滴落,樓梯扶手和門以及窗框都呈生鏽的鐵黑色。

 

「嗚啊~看來這女鬼是沉默之丘的愛好者喔。」突然熟悉的聲音,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話破壞了恐怖的氣氛。

 

惡狠狠的轉頭一看,果然是擅自跑出黑箱的貪狼看著周圍的模樣嘖嘖稱奇。雖然滿肚子的不爽想打貪狼,但想想要不是牠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可能自己還在不知所措中。

 

「沉默之丘是什麼?」穆雨疑惑的問著貪狼。

 

回答的確是完全不受影響的晦:「那是美國一部恐怖電玩,目前有零代到五代。這裡的確很像,我個人認為是零代的版本。」

 

說著還用手掌觸摸骯髒的地板。

 

「晦姑娘也有玩電玩的嗜好嗎?」貪狼感興趣的跑到晦旁邊。

 

晦專注看著地板回答:「偶爾玩玩,但沉默之丘只玩零代的前段就沒玩下去了,我始終找不到......」

 

沒想到這時已經把話題轉到電玩上面,穆雨無言的撫摸額頭。

 

「貪狼,現在不是討論電玩的問題了,要怎麼找到那女鬼,嗯?」穆雨向前揪住貪狼的尾巴。

 

「喂喂喂!只是聊聊天也要罵我。」

 

晦兩手摸著地板,像在感應什麼,看著的穆雨想問她不怕地板上那些髒東西嗎。

 

「看來我們要分頭進行了。」晦吹吹手上的黏膩污垢,看到那黑色的汙垢穆雨頓時犯噁心,但說也奇怪那污垢就這樣被吹落然後不見。

 

「分頭?」

 

「對,也可以說是不同樓層搜索,這棟公寓有四樓,一人搜索兩層。」

 

「可是這樣有人被襲擊,怎麼辦?」穆雨擔心晦一個人要怎麼處理。

 

「放心,我可以應付。」晦對穆雨露出請放心的笑容。

 

「但為什麼一定要分開進行呢?」穆雨不解的提問,晦微笑沒有不耐煩的解釋。

 

「這女鬼滿狡猾的,她的氣息不定時的出現在各樓層,我也抓不住她固定地點,而這裡已經被她搬到某個空間,分頭找然後在她出現的時候鎖住她才會有效率。本來想說要找其他人一起幫忙,但他們那邊也有事情無法過來。」晦摸著下巴說明,接著拿出一張符紙給穆雨。

 

「這符咒可以封住女鬼一小段時間,看到她時丟出去然後我也會知道妳已經抓到了。」

 

話才剛講完晦的眼神變的凶狠,雜訊般的影像出現在前方不遠處,是那女鬼!

 「殘......!」準備要仍出符紙,但女鬼又消失不見。

「嘖!這是挑釁嗎!」晦瞪著前方。

 

 

 

灰塵和汙垢掩上樓梯,潮濕陰暗的空間地上有一片又一片的青苔,不斷閃爍的燈光、角落的黑暗地帶宛如陰魂般糾纏著,牆壁上光影的效果下彷彿一張又一張的死人臉孔。

糾結的蜘蛛網佈滿公寓的死角,疑似血跡的牆壁有著被潑灑過硫酸的腐蝕痕跡,

看似沒有盡頭的樓層,遠處的另一邊是一面牆壁呈現奇怪歪斜,下頭和樓下的接坎地方和地基柱子部份,有著不和諧的痕跡。

 

「沙沙…」輕輕的腳步聲在頭頂的天花板發出。

穆雨吞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的看著上頭,宛如火災過後所呈現的黑色灰暗的斑斕的骯髒天花板,走上三樓一切都幾乎一模一樣,彷彿同一個模組卻有細小的變動,瞧見一縷衣角從另一邊盡頭的310樓樓梯處消失,穆雨往前跑急著追上女鬼的身影,卻沒有發現所有的聲音只剩她的腳步聲,箱子提在手上愈發愈沉重,像似提著好幾公斤的米袋,沙沙的聲音沒有停過。

跑到盡頭卻只看到蜘蛛網糾結的纏繞著整個樓梯,巨大的網子準備要捕抓獵物般的讓人恐懼,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只剩穆雨的呼吸聲,沙沙聲終於引起她的注意,吞了吞口水,恐懼漫沿著整片黑暗的走廊,沙沙聲越來越大、提在手上的黑箱子越來越沉重。

冰冷溼滑的觸感襲上手臂,黑色的污垢逐漸堆積成一個人型。

 

「貪狼……」緊盯著前方的怪異景象,穆雨沒有聽到貪狼的回應聲,於是低頭一看,一個腐爛到剩下眼珠子和長滿蛆的腐肉臉孔,可怕的是那宛如蜘蛛的牙齒和長滑的舌頭攀上穆雨的手臂。

「該死的,滅!」劍指憑空劃過一條線,火焰瞬間燃起火蛇捲上黑箱,最後剩下灰塵落地,噁心的觸感揮之不去。

貪狼不見了……

 

空盪的黑暗長廊產生奇怪的扭曲,黑色汙垢形成的人型,緩緩的朝著302室破壞著整面門和牆壁,奇怪的刮木頭聲讓人起雞皮疙瘩,然後是一陣又一陣的鬼叫聲,沙沙的聲音越來越近。

 

不見了,追過去只看到完好的牆面和門,詭異的讓人以為剛剛是錯覺。

創作者介紹

墨晨/夜落之域

時之沙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